首页 > 文化立国 > 文化立国 > 正文

黄山与徐霞客《游黄山记》

作者:陈友冰 2017-03-23 来源:国学网 浏览次数:

中国黄山,现在已是名闻遐迩,不但排位于风景佳丽的各个名山大川之首,而且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名录。但最先发现黄山之奇险并把它列于五岳之前的,则是近四百年前的一位旅行家徐霞客,现在人们耳熟能详的一句旅行指南:“五岳归来不看山,黄山归来不看岳”,亦正是出于此公之口。

  一、徐霞客与黄山概况

  徐霞客(1586-1641),名弘祖,字振之,号霞客。南直隶江阴(今江苏省江阴市)人。出生于官宦人家,自幼好学,博览史籍和图经地志。应试落第后,感慨于明末朝政昏暗,党争剧烈,遂断功名之念,以“问奇于名山大川”为志,自二十二岁起出游太湖,到五十五岁去世之前,三十多年间东涉闽海,西登华岳,北及燕晋,南抵云贵两广,几乎游遍了整个中国的名山大川。而且出游时“不治装,不裹粮,能忍饥数日,能遇食即饱,能徒步走数百里”。凡有名胜之处“辄迂回屈曲以寻之”。“登不必有径,荒榛密箐,无不穿也。涉不必有津,冲湍恶泷,无不绝也。峰极危者,必跃而据其巅;洞极邃者,必猿挂蛇行,穷其旁出其窦。途穷不忧,行误不悔。瞑则寝树石之间,饥则啖草木之实。不避风雨,不惮虎狼,不计程期,不求伴侣。以性灵游,以躯命游”。在旅行中,曾遇盗被劫,绝粮乞食,备尝艰苦,仍不改初衷。

  徐霞客是中国第一位以旅行为毕生事业的第一人,他的《徐霞客游记》为卓越的地理学著作。他每到一处,即细心考察“山脉如何去来,水脉如何分合,既得大势,然后一丘一壑,支搜节讨”,再“就破壁枯树,燃松拾穗,走笔为记”。《徐霞客游记》中对我国的山川形胜、岩石地貌、水文气象、生物矿产、居民风俗皆有系统详实的记录。他通过实际考察,纠正了古代地志中一些以讹传讹之处。特别是他实际勘查了一百多个石灰岩溶洞,正确指出岩溶地貌的成因和特征。这一发现,早于欧洲人两个世纪。此外,他在记游中还常常兼及当时当地的风俗人情,尤其是少数民族的聚落分布、土司之间的战争兼并,多为正史稗官所不载,被人称为“世间真文字、大文字、奇文字”,具有一定史料学和民族学价值。《徐霞客游记》的版本较多,最早的是明崇祯十五年(公元1642)季梦良抄录的《徐霞客游记》,但内容多有遗漏。清乾隆四十一年(公元1776),徐霞客族孙徐镇据陈泓等人校本,初刊于世。嘉庆十三年(公元1808)叶廷甲补入徐霞客诗文为补编,其后版本日益增多,互有歧异。1980年上海古籍出版社据现存两个较早抄本整理标点,印为十卷本《徐霞客游记》,是目前较完善的一个本子。

  徐霞客游记中的黄山位于北纬30度,东经118度,属于南岭山脉,地处安徽省歙县、太平、休宁和黟县之间,面积约1200平方公里。黄山在唐以前称黟山,到了唐代,玄宗好道,因传说黄帝曾与仙人容成子、浮丘公在此炼丹成仙,遂于唐天宝六年(公元747)改名黄山。[①]黄山之所以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名录,是因为其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都有其杰特之处。从自然景观来说,它素有“天下第一奇山”之称。有人评它兼有泰山之雄、华山之险、庐山之瀑、衡山之石,雁荡之怪、峨嵋之凉。其风景区为154平方公里,内有二湖、三瀑、十四洞,十六溪、二十潭、二十四泉、七十二峰。其中的天都峰、莲花峰、玉屏峰、清凉台等处更是蜚声海外。最近又发现和开发出翡翠谷、花山石窟等新景点。翡翠谷被誉为“人间瑶池仙境,天下第一丽水”,花山石窟更是国内最大也是最古老的人工洞穴,据说是宋末歙县、太平一带战乱时避难之所。

  曾给《徐霞客游记》作序的清人潘耒也是位旅行家,一生游历过无数名山大川,晚年寄迹黄山,他曾总结黄山有“七大绝异之处”为它山所无,诸如:“它山各标一格,不能变化,乍见则佳,惯看则厌。黄山体兼众妙;天都、莲花极其端丽,光明顶、炼丹台极其平正,散花、石笋极其诡怪;前堂后苑,位置井井;又如握奇布阵,奇正相生”;“它山大势,或如屏风,或如笔格;或面秀而背顽,或东巧而西拙。黄山则四面周围,如大莲花,无有偏欹缺陷;且峰峰挺秀,石石标新,探之不穷,玩之不尽”。他对黄山风景的总体评价是“大矣,富矣,神矣,妙矣”。黄山之美还在于他有丰厚的人文积淀。古往今来,不知有多少文人墨客为它的神秀所倾倒,流传下无数咏歌黄山的绝妙诗章。在清人编修的《黄山志》中,就存诗一千多首。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出版的《黄山诗选》中,就已多达三千多首。就像有人所咏歌的那样:“长廊满壁墨淋漓,七十二峰尽是诗”。清人编的《黄山志》认为最早咏歌黄山的是唐代大诗人李白,“唐以前无诗”。其实,据清人徐磝的《黄山纪胜》,最早咏歌黄山的应是南朝诗人江淹,他在《游黄檗山》一诗中描绘了黄山磅礴的山势,缭绕变幻的云烟,奇特的峰峦、巧石、古松和悬泉飞瀑,也表达了要终老于这座名山的愿望。黄山古称黟山,因产黄檗,故又称黄檗山。徐磝称赞此诗“诗状奇峻,殆统概黟山矣”。至于大诗人李白,在天宝年间“攀岩历万重”登上黄山后,一生留下了六首咏歌黄山的诗章,其中象“黄山四千仞,七十二莲峰。丹崖夹石柱,菡萏金芙蓉”[②],更是成为咏歌黄山的绝唱。唐代咏歌黄山的诗章,李白之后,还有著名诗人贾岛,他“慕黄山奇秀,不远数千里,凡两至山中”⑸。他在诗中第一次向世人描绘了黄山温泉朱砂泉的奇特不凡:“下有风轮煽,上有雷车驰。霞掀祝融井,日灿扶桑池。气殊磬石厉,脉有灵沙滋”[③]。唐代诗人中,咏歌黄山诗篇最多的要数晚唐诗僧岛云。在他咏歌黄山的十多首诗中,对“人字瀑”、“仙人桥”、“仙僧洞”(今仙灯洞)、朱砂峰等景点皆有具体的描述。他在《望黄山诸峰》中写到:“峰峰寒列簇芙蓉,静想嵩阳秀不如。峭拔虽传三十六,参差何啻一千余”,这是黄山三十六峰首次见诸文字记载(李白诗中是“三十二莲峰”),在研究“黄山史”上有一定的价值。另外,他有《登天都峰》一诗,可能他也是登天都峰的第一人,至少要比史载的第一人明代普门和尚要早。宋代尤其是南宋以后,随着政治中心的南移和江南经济的发展,黄山日益为天下所知,宋代的朱熹、王十朋、罗愿,元代的唐元、郑玉、汪泽民,明代的李东阳、梅鼎祚、汪道昆、徐国、袁中道、黄道周、江天一,清代的钱谦益、施閠章、袁枚、屈大均等皆到过黄山并留下题咏。有的诗人还在黄山卜筑而居,结社唱和,如明嘉靖二十一年(公元1542),王寅、郑玄抚、方大治等十六位诗人在黄山成立“天都诗社”,结社唱和,人称“十六子诗”,在当时产生了较大的影响。

  黄山的千山万壑、松涛云海也培育了许多杰出的画师。有籍可据的最早画师是宋代的马远。据传他在到过黄山以后,便将以前的山水画付之一炬,决心以黄山为师。马远的后期山水构图峭拔险峻,线条豪放有力,多以“大劈斧”皴染,给人雄峻挺拔之感,可能就是受了黄山峰峦的启发。他的代表作《踏歌图》和《月下独酌图》,前者描绘江南农家丰收之乐,后者表现李白醉酒之态,画面上均以奇峰插天、云烟缭绕的黄山诸峰作为背景。明代著名画家郑重是黄山脚下的歙县人,他的《莲花峰图》被称为“稀世杰作”。明代另一位画家丁云鹏是休宁人。他长期寄居黄山,日察而夜思,晚年绘成《黄山总图》为集一代之大成。到了清代,著名的“新安画派”在黄山崛起,渐江、查士标、雪庄、石涛等皆一代宗师。渐江的六十帧《黄山图》,雪庄的四十二幅《黄山图》,薛涛的《黄山前后海图》和长卷《黄山八景》不仅是黄山图画中的极品,也代表着当时画坛的最高成就。至于近现代的大师黄宾虹、张大千、潘天寿等人也都到过黄山,画过黄山。1934年成立的“黄山建设委员会”,张大千、汪彩白等皆是委员。